自由時報刪修版:另一種共識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feb/24/today-o6.htm

原文全文

北非茉莉花革命撼動北非與中東,而評論也討論影響中國的可能。接著,一篇匿名網路文章號召中國茉莉花革命,而僅此一文就重創中國脆弱的心靈。一時間風聲鶴唳,軍警嚴陣以待,網路更全面封鎖「茉莉花」等「敏感詞」。

對中國而言,圖博自由、東土耳其獨立、台灣主權,也都能傷害中國與中國人民的感情。其實,馬英九也有同樣脆弱的心靈;只不過,馬英九的脆弱並不表現在台灣內部,想想「把你們當人看」、「軍購擋了五十幾次應該夠強悍了」、「都是they的錯」、「你這不是看到我了嗎」、「八八水災拒絕外援」、「陳雲林訪台取締國旗」、「黑手伸進公視」、「大規模置入新聞」等等,這些都很強悍。但,馬英九只要遇上中國,他的內心就很脆弱。

從二00八年五月開始,只要和中國及主權有關的事,就能傷到馬英九的心。不僅建國百年變敏感詞,就連過去抨擊的天安門事件,如今也改讚中國人權有進步。過去因西藏事件「不排除」杯葛北京奧運,現在卻拒絕達賴甚至熱比婭。菲律賓將台灣嫌犯遣送中國,他不抨擊提出要求的中國,卻責怪奉行馬英九一中政策的菲律賓。而今全球熱烈報導中國茉莉花革命,記者發問馬總統,他低調以對擔心傷害中國。

因為擔心傷害中國,馬政府早就先自我審查中國新聞。前中央社記者周盈成最近在Blog披露馬政府對國家通訊社「中央社」新聞審查的案例。去年十月八日,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劉曉波獲和平獎後,中央社大陸中心主任張聲肇原已指示駐北京特派記者,在十月十四日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發問有關諾貝爾獎問題,但社內高層獲知後下令記者別問。周盈成自己也以駐日內瓦經歷表示,他的發稿被壓一個月,結果他只能故意再寫一次,利用台北半夜僅剩少數同仁核稿時才突圍成功。

其實,國際記者聯盟早在二00八年就抨擊馬政府要求中央社修改中國毒奶粉新聞報導,要求中央廣播電台不能過於批判中國。中國有敏感詞,馬英九也有敏感詞,那就是關於中國、中國民主與台灣主權。中國和馬英九都以五千年文化為自豪,沒想到承載如此悠久的文化,他們的心靈卻是如此脆弱、經不起考驗。只是,民國初年不是講四千年文化嗎?怎過幾十年就膨脹一千年?不過我還是願意講五千年,免得又傷害中國和馬英九那顆脆弱的心靈。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