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五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Seamus Heaney說的話:「粗口,是弱勢者無助的嘆息!除了那聲咒罵,正義無能為力!」

James Kelman和Irvine Welsh兩位蘇格蘭作家,他們透過方言的使用以及寫「粗話」(swear word)的方式來表達對殖民統治者的不滿。James Kelman和Irvine Welsh都認為反抗殖民統治的方式之一,就是訴諸語言。因為反對武力,James Kelman就使用粗話作為一種反殖民的媒介;就以他的小說How Late It Was, How Late為例,這部小說包含了超過四千個粗話。

除了那聲咒罵 正義無能為力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nov/9/today-o8.htm

鄭弘儀因批評馬英九的政策傾中、背棄台灣人民,講到激動處爆出了「國罵」。出身貧苦農家的鄭弘儀,對於馬政府不照顧台灣人民,卻大筆經費給以一千多枚飛彈瞄準台灣的對岸中國之人民,當然倍感憤怒。雖然馬政府對於鄭弘儀的抨擊著重在「粗話」,以及批評不實;但陸委會直轄的中華發展基金管理會的確明訂中國來台的研究生「生活費:每月新臺幣參萬元」,且由陸委會於民國九十八年十一月十六日的陸文字第0980023570號函核定。

鄭弘儀的批評在網路上引起廣泛的回響,一位單親媽媽對此發表了無助的感想。因為她礙於法令,每月僅有六百元的小孩健保補助,以及三千元的保母托育補助,但保母費卻高達每月一萬四千元;她每月只有三萬元左右的收入,扣除房租、水電交通等費用後,每天只能以簡單的食物果腹。而台灣這類需要政府照顧的人民還有多少?是否還記得過去扁執政時,國民黨和統媒動輒以營養午餐份數來修理扁政府?

PTT的I網友對此事件,貼出了一九九五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Seamus Heaney說的話:「粗口,是弱勢者無助的嘆息!除了那聲咒罵,正義無能為力!」這段話觸發了網友們的共鳴。網友也舉例,馬英九在二○○六年六月十八日的彰化嗆扁行動說:「幹得要死」,表示這句話也應該受到保障。況且,針對這句「幹得要死」,國民黨立委郭素春說:「馬英九好像真的是跟中部人、跟南部人結合在一起了,蠻相符的,而且,也符合當時台下人的期待。」而媒體當時也說這是親民的語言。

James Kelman和Irvine Welsh兩位蘇格蘭作家,他們透過方言的使用以及寫「粗話」(swear word)的方式來表達對殖民統治者的不滿。James Kelman和Irvine Welsh都認為反抗殖民統治的方式之一,就是訴諸語言。因為反對武力,James Kelman就使用粗話作為一種反殖民的媒介;就以他的小說How Late It Was, How Late為例,這部小說包含了超過四千個粗話。

筆者並不支持與鼓勵以粗話批評政治或政策,然而,面對龐大且為所欲為的黨國機器,人民除了等待下一次選舉的到來外,又能奈何?有時候,真的只剩粗話可以表達心中的不滿。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