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絕對是奇文,首先陸以正一文批評台灣媒體資訊不足,沒有分析下台原因。但看了內文,發現陸以正本文既沒分析原因,也提供讀者一堆錯誤資訊。

原來資深外交官是這樣的素質。

信手拈來的錯誤就已經是如下:

1.澳洲工黨全名是Australian Labor Party,大家沒看錯,就是使用美式英文Labor,而不是澳式英文Labour。這也是我剛到澳洲時,發現的怪處,和指導教授討論 過這件事。(Australian Labor Party 官網 http://www.alp.org.au )

2.上次聯邦大選是200711,不是2006年的12月。

3.澳洲總理任期也很久的,有將近十二年的John Howard1996年三月-2007年十二月),而陸以正舉例的Robert Menzies則是連續做了十六年的總理。我的研究室所在的大樓就是以Robert Menzies做為命名。

4.Keivn Rudd是出身昆士蘭州(State of Queensland)的Brisbane CityGriffith選區,而非陸以正講的NSW州的Griffith市。差很多也差很遠好嗎?Griffith選區就在Giffith大學Nathan Campus附近。

5.Kevin Rudd下台原因也沒什麼高深到無法知道。就只是因為能源礦業稅和碳交易問題讓支持者不爽而已。Kevin下台,Gillard上台,不僅換湯也換藥。這兩項重大爭議的政策都已經被Gillard修改了。

6.澳洲的全國性報紙只有The Australian,陸以正講的Sydney Morning HeraldNew South Wales州的報紙,The Age則是Victoria州的報紙。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70500149,00.html

陸以正專欄-澳洲總理換人的幕後

2010-07-05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六月廿四日,年方五十三歲的澳洲總理陸克文忽然辭職,由女副總理姬拉德(JuliaEileen Gillard)繼任。陸克文曾在兩岸學過中文,能說能寫,台灣媒體對他頗為熟悉。

有關他忽然去職的報導與分析文章不少,卻因資訊不足,沒能抓到癢處。

政治生涯如日中天的陸克文,為何如此匆促下台?要從兩個不同層面去探討原因。

其一是外在的表面形象。一九九八年,陸克文才崛起政壇;由於他能言善道,製造出博學多才的印象。四年前接任澳洲工黨(Australian Labour Party)黨魁。二○○六年十二月,領導工黨,擊敗國民黨與自由黨聯合執政(National/Liberal Coalition、中間偏右的霍華德首相(John Howard),至今只做了兩年半首相。

澳洲有史以來,共計有二十六位首相,任期都很短,座席未暖就下台的,多不勝數。只有二戰後的孟席斯(Sir Robert Menzies)例外,一連做了十二年。一九五九年,我隨谷正綱先生訪問澳洲,還為二人居中傳譯,長達一個半小時。

陸克文聰明過人,深諳公共關係要訣,對外刻意營造親民愛民的假象,相當成功。

他投身政治的時間不長,一九九八年才在新南威爾斯(New South Wales)省的Griffith市當選下院議員,蟬聯至今。二○○六年十二月,當選工黨黨魁。又費了三年半,才推翻國民黨與自由黨的聯合政府,達成他一輩子要當總理的雄心。

請他卸下擔子的姬拉德,離五十歲還差三個月。她出生於英國威爾斯的Barry郡,隨父母移民到澳洲,在墨爾缽大學(Melbourne University)獲得法學士學位。學生時代嶄露頭角,曾當選澳洲學生聯合會主席。畢業後熱心政治,一九九八年代表Lalor市當選下院議員,做過影子內閣的人口與移民部長、衛生部長、和反對黨副領袖。陸克文組閣,她順理成章地成為副總理。

這位女首相的特立獨行,在澳洲早已燴灸人口。她至少換過四位男朋友,大多出身工會,計有Michael O’ConnorBruce WilsonCraig Emerson、和現在的Tim Mathiesen。澳洲媒體很委婉地稱這些人為她的「夥伴(partner)」,即同居人之意。她不承認有上帝存在,但上星期就職時,依照不成文憲法須把手放在聖經上,姬拉德首相也勉強照做了。

陸克文為何願意辭職呢?須自英國歷史傳統對政治人物的期盼說起。澳洲視英國為母國,同文同種,關係深厚;不像愛爾蘭或迦納,獨立後就不再尊奉英女王為國家元首。英國人講究君子作風,對人彬彬有禮,雖絕交也不出惡言。因此本文標題特意避免使用「變天」一詞,因為陸克文和姬拉德兩人都隸屬澳洲工黨,新舊交替只是換湯不換藥而已。

陸克文下台的真實原因,對外諱莫如深,因而也不能用「逼宮」那樣的字眼形容這次更迭。陸已經搬出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的首相官邸(The Lodge)、和最大城市雪梨的另一官邸Kiribilli House。雖然走得有些匆忙,至少並無「兵諫」之類的情事。

這就是英國自「大憲章」以來,將近九百年民主傳統的可貴之處。時候到了,酒店即將關門,無須等別人開口,自己該識相些,主動讓賢,為身後留個好名聲。這樣的風度,其它國家應該好好學習,台灣也不例外。那麼何時該主動捲鋪蓋走路呢?答案很簡單,當人民開始懷疑你的領導品德與才能之時。在民主國家,媒體是人民的喉舌,替大眾監督政府。

澳洲新聞事業發達,大小報紙有幾百家。全國性報業中,以《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雪梨前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和《時代報The Age》最具影響力。

這些報紙早就看穿了陸克文的假面具,從他就任首相到現在,不停地抨擊此人脾氣暴躁,滿口粗話,甚至乘坐澳洲空軍專機時,對女性空服員也擺出呼奴喚婢的架子來。我在雪梨的朋友寄來《澳洲人報》專欄作家Geoff ElliottPeter van Onsellen的一篇文章,把陸克文在公眾與私下場合,判若兩人的性格,批評得體無完膚。文章引述澳洲廣播公司駐坎貝拉辦事處主任Chris Uhlmann說,「有人認為,表面上的陸克文看來人模人樣,但骨子裏他是個獨裁者」。

那天姬拉德和陸克文究竟說了些什麼話,沒有人知道,歷史也不會記載。但那番話與陸克文立即辭職下台,絕對有因果關係,讀者自己去猜測吧。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