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dec/2/today-o1.htm

最新一期的馬英九治區週記(馬的說法是治國週記)首度邀請來賓入鏡,藉由小黑狗「黑糖糕」來談論「關心流浪動物」。「黑糖糕」不會說話,但是「黑糖糕」的親戚長輩會。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全國二十一個保育團體組成的「台灣流浪動物福利聯盟」成立,當時正參選台北市長的馬英九,派人到現場簽署「台灣流浪狗生命切結書」。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八日,馬英九已經接任市長,主持「搖尾巴的日子:一九九九愛心犬園遊會」活動,馬英九說為了激發愛心,他宣布「流浪犬」要改成「愛心犬」。他強調,希望未來台北市在國際社會中不再被認為是一個虐狗的地方。但就在當月,馬市府撲殺了一千零二十九隻流浪狗,創下單一城市單月撲殺流浪狗數目最多的世界紀錄。

事情並未結束。隔年二○○○年,中華民國關愛動物保護協會理事長沈蓉震,出示國外動保團體寫給馬英九的抗議信函,並指出自馬英九擔任市長的一九九九年下半年之後,馬市府每月撲殺犬隻總數均超過八百頭;才數個月的殺狗潮,就撲殺了六千五百一十六隻流浪犬。

甚至到二○○○年七月二十八日,中時晚報還以標題〈月殺一○二九隻流浪狗 北市殺戮創紀錄 保育人士對馬英九強力撲殺政策無法苟同〉,忠實呈現馬英九執政下的台北市政府如何對待流浪狗。

從馬英九初次參選時,就刻意營造愛護動物的形象,卻在選後主政期間創下屠殺流浪狗的世界紀錄,惡名傳遍國際社會,現在又在選舉前拿「黑糖糕」做文章,時間點能說是巧合嗎?何況如果把殺戮流浪狗一事,對照他向原住民說「把你們當人看」的漏了嘴,再對照他於莫拉克淹大水期間不顧災民性命「婉謝外國援助」,馬英九的「生命教育」是相當值得懷疑的。

最近天下雜誌登出〈洪蘭:給年輕人生命的理想〉,就是以「生命教育」為主題。洪蘭教授在文中指出,現在的孩子不但對國家認同薄弱,甚至對自己的認同都不見了。她肯定的是六○年代「保釣時的留學生」呼喊「國土可以征服,不可以斷送,人民可以殺戮,不可以低頭」的精神。

洪蘭這篇文章雖是寫給年輕人,但怎麼看,都是寫給去年與中、港聯手阻撓保釣(香港梁國雄語)的屠狗英雄、自降區長的馬英九!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