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義士?歷史的嘲諷!
 
過去國民黨專制統治時代,告訴我們「中共」的暴政,告訴我們「大陸同胞」生活水深火熱。大陸人民沒有自由,沒有人權、沒有民主,人民貧苦。政府告訴我們,我們要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
 
今天的「大陸」,依然沒有自由、沒有民主、絕大部分的「大陸同胞」依然貧苦、水深火熱。可是我們的政府,今日的台灣總統號稱反共,但現在…….

本篇文章引用聯合報資料,轉載歷來反共義士投奔自由的新聞與報導。資料從1961年的故事開始。
 
 
※投奔自由  飛來的幸福
 
【1964-03-03/聯合報/03版/第三版】
《黑白集》 飛來的幸福
 
兩年前的今天,反共義士劉承司從浙江筧橋匪方空軍基地上,駕駛著俄製米格機投奔自由,起義來歸,如願以償的參加了我們反共復國的戰鬥序列。他的勇氣與決心,不僅為他個人贏得了自由與勝利,開拓了新的生命;而且也為大陸上憶萬同胞表達出蘊藏在內心的意願--對於自由民主的嚮往和對於極權暴政的厭惡。因此,他這個起義的行動,獲得自由中國乃至自由世界全體一致的稱贊與欽佩,同時,他這個起義的日子--民國五十一年三月三日,不僅是他個人生命史上光輝燦爛的一頁。而且也是中國人民反共史上光輝燦爛的一頁。
 
兩年來,反共義士劉承司在自由的天地裏,不僅受到各方面的崇敬與愛護,而且更和一位名實相符的「健美」的
 
小姐發生了愛情而結成了良緣。劉承司義士與蔡健美小姐相識已有一年多,在去年十一月間訂婚,而在今天舉行結婚嘉禮。這一對「英雄美人」締結秦晉之好,正是表現出自由與愛情的關係,殆如肥沃的土壤之於美麗的花朵。
 
這是從自由的土壤裏生長出來的愛情的花朵。他們將組成幸福的家庭,創造幸福的人生;而他們的幸福,乃肇始於投奔自由的起飛。

 
【1991-11-24/聯合晚報/03版/話題新聞】
多金 多事 多少反共義士惹風波
李顯斌、蕭天潤曾要求增頒黃金,李才旺已重返中共懷抱,吳榮根因緋聞案而喧騰一時,馬曉濱擄人勒贖已遭槍決,卓長仁姜洪軍則因捲入命案,最近再成新聞焦點……
記者陳聯邦/台北報導
 
反共義士近來頻頻扯上社會新聞,形象大受損傷,其中更有人涉及綁架被槍決。日前曾是六義士的卓長仁、姜洪軍也被懷疑扯入一件命案遭約談。顯然抗拒共產極權的反共義士,往往無法抗拒自由台灣的複雜社會。
 
這種現象頗值政府注意,特別是兩岸交往日愈密切,反共義士定位日益模糊時,政府更應妥善輔導及注意面臨困境或問題的反共義士。
 
打開反共義士投奔自由紀錄史,以駕軍機投奔自由者最受政府重視,因這最具反共宣傳價值,其相對獲贈黃金較多,因此,駕中共軍機投奔自由的反共義士,若發生糾紛或涉及事件,多與「多金」有關。
 
民國54年間,李顯斌與李才旺共駕中共軍機抵台,同機的通訊員廉保生當場死亡。政府事後認定三人都是反共義士,頒贈李顯斌黃金二千兩,李、廉各一千兩。
但李顯斌近來不斷陳情,表示廉保生是不願投奔自由而自殺,李才旺也無投奔自由意願,希望政府增頒他黃金。
 
據悉,廉保生現也被中共認定是「義士」,到底他是兩岸那邊的真正義士?已死無對證。
 
至於李才旺則在72年間至美定居後,又折還大陸,成為反共義士中僅有又「投奔共產」者。
 
在駕機投奔自由中,王學成及孫天勤住宅曾遭宵小潛入偷竊黃金,這應是王、孫兩人「多金」引誘宵小光顧。
 
因「多金」涉及情感糾紛最受矚目的當屬吳榮根,他與劉積順的緋聞、金錢糾紛案,曾廣受媒體報導。
 
吳榮根的緋聞案,據傳是反共義士蕭天潤牽線,雖然蕭否認,但蕭天潤也被指扯入一件感情糾紛案,並與台視記者張德芬離異
 
蕭天潤雖已「多金」,但軍方透露,他曾要求增頒黃金及晉階。
 
卓長仁、姜洪軍、高東萍則是「劫機」到南韓投奔自由,因當年政府的政策,他們的行為仍受正面接受。但來台後,卓長仁涉及甚多糾紛,評價不高,又與吳東萍涉及重婚罪被判刑,最近又被疑與姜洪軍被扯入王俊傑命案,但因查無證據,約談後被釋回。
 
同樣是「劫機」投奔自由,張慶國及龍貴雲因政治環境轉變,不但未受英雄式歡迎,反而被依劫機罪判刑,真是「行相近,命差遠」。
 
相對有些反共義士因「多金」招惹是非,反共義士馬曉濱則是「缺金」,涉及擄人勒贖被逮,成為首位因犯案被槍決的反共義士。
 
與馬曉濱同時投奔自由的劉德金,則在台被控涉及叛亂,直到去年才經特赦獲釋,如果劉被認定叛亂沒錯,那他是兩岸那邊的「義士」?
 
 
【1991-11-24/聯合晚報/03版/話題新聞】
滾滾紅塵 他們盼被遺忘
孫天勤李天慧結婚 吳榮根執教鞭 他們不談政治不愛出名
記者盧德允/台北報導
 
卓長仁最近成為新聞人物,一時間反共義士又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空軍總部有關人員表示,駕機來歸的反共義士們都比卓長仁單純,行事、觀念也較有分寸,平時專心做好分內的事,共同點是都不希望「出名」。
 
空軍總部人員表示,駕機來歸的反共義士們在大陸時,政治成分好,工作情況特殊,與群眾相當隔離;中共不希望飛行員們了解民間疾苦,所以反共義士們對大陸的情況,沒有太深刻的見解。
 
來了這邊之後,因為政治上敏感,所有反共義士自己都知道分寸,根本不談政治性話題,平常按時上下班,到了年齡就退伍。當初領取的獎金,就像一般國人一樣,做些房地產、股票等投資理財方面的規劃,前陣子投資公司相繼崩潰時,幾位反共義士也蒙受到損失。
 
50年來台的邵希彥已退伍轉至亞盟秘書處工作;高佑宗較年輕,現還在空軍廣播電台工作,參與撰寫對大陸廣播稿。51年駕米格15型軍機來歸的劉承司也從空軍總部退役多年。
 
54年駕Il-28轟炸機迫降投誠的李顯斌從空軍總部退伍在家,離婚後再婚;同機李才旺早依個人意願赴美。李顯斌年前曾四處陳情,指李才旺及迫降時當場喪生的廉保生都無投誠之意,獎金應全頒給他,引起一陣波瀾。
 
66年來歸的范園焱原在政戰部福利處工作,現已退伍,與妻兒生活安定美滿。71年駕殲六戰機飛至韓國的吳榮根在政治作戰學校修得碩士學位,現任講師。他年前曾發生感情糾紛的社會新聞。
 
孫天勤72年駕殲七飛至韓國時是高級試飛員,是反共義士中位階最高的一位,頗受空軍倚重,在空總情報署做到副組長退伍,他與同是投奔自由的音樂家李天慧結婚,傳為佳話。
 
目前在空總情報署服役還有74、75年飛到韓國的蕭天潤與陳寶忠,蕭天潤與名電視記者張德芬結婚後離異,張德芬則於年前赴美進修;陳寶忠目前還未婚。
 
72年與76年抵台的王學成及劉志遠都在空總政戰部政二處工作,平常工作壓力並不大,兩人都未婚。75年飛至韓國投誠的鄭菜田也未婚,在空軍廣播電台與前輩高佑宗一同工作相當安定。但鄭菜田在大陸已婚,又於國內開放大陸探親後來台,所以依法不能再結婚。
 
蔣文浩78年9月6日駕機至金門是至今最後一次投奔自由事件,他被安排在空總政戰部政五處任職,未婚。
 
空軍總部有關人員指出,反共義士們的共同點就是不想當名人,空總從不阻止媒體採訪反共義士,許多媒體申請採訪,都是尊重反共義士個人不願曝光的意願而婉拒。蔣文浩來台那年,媒體向空總要求採訪前一位投誠的劉志遠,劉志遠的反應是「希望大家忘了我」。這正是反共義士們目前的心理寫照。
 
【2001-08-11/聯合報/9版/社會話題】反共義士綁架殺人
卓長仁、姜洪軍昨晚槍決 十年前撕票前國泰醫院副院長之子 九年長審判決確定 監委調查無違失 法務部批准死刑執行令
記者林益民/台北報導
 
反共義士卓長仁、姜洪軍十年前殺害前國泰醫院副院長之子王俊傑,經最高法院判決死刑定讞,法務部長陳定南前天批准死刑執行令,台灣高檢署昨天晚間依法執行死刑令,在台北看守所刑場槍決卓、姜兩人。
 
 
※反共義士投奔自由的故事與政府的宣傳
(報導因文字眾多,皆有刪減)
 
【1961-01-22/聯合報/02版/】
明天紀念「自由日」 雲南反共義士 劉嵩自港來台 亞盟總會歡迎鄭洛賢等
本報訊
 
曾任共匪昆明「三五六兵廠」工會主席的雲南青年劉嵩,於昨日下午經由香港來台將參加自由日七週年大會。此間有關單位代表曾在機場熱烈歡迎。
 
劉嵩是於昨日下午二時三十分乘泰國航空公司班機來台的。劉嵩昨日對新聞界提出他親身遭受共匪的殘害與壓迫,他向自由世界提出控訴。他並保證將以自己的一切貢獻給祖國,追隨蔣總統反攻大陸,拯救同胞。他於昨日下午向記者報告投奔自由的經過。他指出目前大陸工人反共情緒之高昂,各地的反共活動有增無減,只要祖國反攻號角一響,必定群起響應,必可消滅共匪。
 
 
【1961-10-17/聯合報/01版/】
駕機來歸兩義士 獲獎黃金五百兩
兩位義士鄭重表示 自由比黃金更可貴 願獻生命為反共而奮鬥 所領黃金折價存入台銀  本報訊
 
上月駕駛一架AN-二式中共民逃出鐵幕來邵希彥、高佑宗兩立反共義士,昨(十六)日獲得政府獎金黃金五百市兩,價值新台幣七十萬元。邵希彥得到其中三百市兩,高佑宗二百市兩。
 
這是政府在年前懸賞鼓勵共匪飛行員駕機來歸的號召後第二次勝利,但卻是第一次將獎金頒給了得獎人。去年初曾有一中共米格機駕駛員駕機來歸,不幸機毀人亡。邵希彥、高佑宗兩義士於接受頒授獎金之後,曾以激動的語句致詞答謝,邵希彥說,他們駕機投奔自由,回到祖國的懷抱,完全是受總統三大保證、六大自由的偉大號召所感召。中華民族黃帝的子孫,是一定不會永遠被奴役的。因此,他們相信以後一定會有更多的匪軍官官兵和大陸同胞像他們一樣,不斷的衝出鐵幕,投到自由祖國的懷抱來。
 
【本報訊】政府號召匪空軍人員駕機來歸的獎金標準最高為黃金四千兩,最低為一百兩,玆誌於次:米格十九四千兩,米格十七二千兩,米格十五一千兩,LA-11型五百兩,IL-10型五百兩,IL-28型四千兩,TU-4型三千兩,TU-2型一千兩,TU-70型一千兩,IL-l4型八百兩,IL-12型八百兩,LI-2型五百兩,雅克(YAK)-11型一百兩,雅克(YAK),18型一百兩。其他各型可得同等獎。
 
 
【1962-03-04/聯合報/02版/第二版】
自由的力量  邵希彥談劉承司投誠
本報記者劉宗周
 
去年九月中旬駕駛匪八N--二型機衝破大陸東方鐵幕投奔自由,將機降落在韓國境內輾轉來歸自由祖國的邵希彥義士,昨天對記者談劉承司少尉駕駛米格十五投誠的事。邵義士興奮得來不及喝一口那杯香醇的台灣清茶,就說:水深火熱.焉得不反。
 
「何以匪空軍,包括米格機在內,有目前這些投奔自由的不穩現象呢」? 邵義士如數家珍的說:「這個理由是,劉承司義士駕駛米格十五來投誠,更充分證明了共匪內部危機日益嚴重。」
 
「可否請說得更詳細一點?」「你們大概都知道,在今天大陸遍地飢荒,民不聊生,老弱轉死溝壑,壯者散亡四方的情形下,除了匪酋之外,生活最好的要算匪空軍人員了,但空軍人員待遇雖比較好,他的父,兄弟,妻子均事受不到,他的家屬還是和一般水深火熱中的老百姓一樣,吃不飽,穿不暖,在飢餓上,在凍餒中掙扎,哀號。請想一想,以匪米格十五機駕駛員這樣的掌握現代化武器的人,而共匪仍然採用專制時代那種愚民政策去對付他,他怎能不反抗」?
 
邵義士又指出: 「大陸上匪的空軍都是反共的,老百姓當然更反共更恨透共黨,但共匪控制匪陸軍已很嚴密,空軍受到更嚴厲的控制,甚至於空軍地面人員所受的監視也比陸軍嚴得多。但人總是人,天生有人的尊嚴。若是他的家屬在地獄,他雖處在政治的天堂的時候,他是要反抗的。儘管匪空軍人員挑選嚴格,所謂共匪列舉的地主、富農、富家子、前國軍人員都不能當匪空軍,但一且充當匪空軍卻都是人,在他本身尊嚴被剝蝕殆盡的時候,他感到對他所愛的家已無能為力,除了反抗,他無別的路可走。」
 
 
【1965-11-12/聯合報/03版/】
李顯斌駕機起義 將獲黃金四千兩
本報訊
 
昨(十一)日駕駛匪機來歸的義士李顯斌,將獲得空軍總部四千兩黃金的獎勵。
按照空軍總司令部前此宣佈的一項匪機來歸獎勵辦法規定,伊留申二八型噴射轟炸機一架的獎金為黃金四千兩。約合新台幣八百四十萬元。幾年前,劉承司義士駕駛匪米格十五型機投奔自由來歸時,曾獲得黃金一千兩的獎勵。
 
 
【1977-07-08/經濟日報/01版/】
響應祖國政府號召 唾棄共匪暴政  匪空軍駕米格來歸
范園焱義士昨自晉江起飛 安降台南
中央社訊
 
在全國紀念七七抗戰四十週年之際,一架共匪米格十九型戰鬥機由范園焱義士駕駛,昨天下午二時十分,自福建晉江起飛,投奔到自由祖國的懷抱。
 
他跳出飛機的第一句話是:大陸同胞太苦了。到了接待室後,他又說:大陸在共黨暴政統治下,不知道餓死了多少人,現在亂得一團糟。在大陸經常看到台灣飄來的汽球和心戰傳單,匪幹害怕得很,不准檢,不准看,但是越嚴禁,大家越反感。他說:匪軍士氣低落,想投奔自由的人很多。
 
 
【1982-10-17/聯合報/01版/】
傳中共一架米格十九機 昨從山東半島起飛 投奔自由飛抵韓國
本報漢城十六日電
 
根據可靠的消息來源透露,一架中共的米格十九型機,今天下午由山東半島飛來韓國。韓國軍方迄至目前仍未證實此事。遇到新聞記者詢問時,皆答以「無可奉告」。 (指吳榮根)
 
 
【1983-05-08/聯合報/02版/】
不自由 毋寧死
六位義士異口同聲說道 嚮往台灣自由快樂 只有選擇奪機一途
本報東京七日電
 
根據韓國「新亞社」發自漢城的消息說,中共民航機奪機事件的首腦人物卓長仁指出,中國大陸各種制度既閉鎖又不民主;人民的任何活動都受限制,完全沒有自由,為了尋求自由,他們只好逃離中國大陸。參與這次奪機行動的另外幾位青年也說,他們早就知道逃離中國大陸並不容易,又十分危險,但是因為嚮往台灣自由快樂的生活,他們只有選擇奪機一途。
 

【1983-07-31/聯合報/03版/第三版】
為爭自由而奮戰‧不該審判六義士
韓兩律師提出詳盡辯論書 
本報記者朱立熙摘譯 
 
卓長仁等六義士奪機投奔自由案,明天將在漢城地方法院第二次開庭。辯護律師團中的黃石淵等兩位律師準備了詳盡的辯論畫,從國際先例、六義士投自由動機、國際公約與人道主義、政治庇護的概念,以及該國引用法條不當等角度,反覆申述韓國不該審判六義士。
本報取得原文,摘要刊出:被告等人投奔自由的動機被告等人投奔自由,並不是因為在中國大陸犯了罪,逃避刑罰,或是貪圖享受。


【1983-08-08/聯合報/01版/第一版】
中共上校駕米格廿一飛向自由
又一義士駕機來歸 證明大陸人心思漢
大韓民國是投奔自由橋樑 宋楚瑜說愛好自由人士必不失望
台北訊

我國政府發言人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宋楚瑜昨天說,中共米格機投奔自由事件,說明在中國大陸同胞心目中,大韓民國是個反共國家,也是他們投奔自由的橋樑,「我們相信,韓國不會使全世界熱愛自由和為爭取自由而奮鬥的人士失望。」宋楚瑜昨天就中共米格二十一型軍機在韓國投奔自由一事發表評論說:「我們在聽到中共飛行員孫元勤駕駛米格二十一型軍機投奔自由的消息後,感到非常欣慰,但不覺得意外。感到欣慰的是,又有一位幸運的大陸同胞投奔自由成功;不覺得意外的是,因為唾棄暴政、爭取自由是人性必然的表現,同時也證明大陸同胞人心思漢,共產制度瀕臨破產。

這次中共米格機投奔自由的事件又再一次的說明了一個事實,就是在中國大陸同胞心目中,大韓民國是個反共的國家,也是他們投奔自由的一座橋樑。我們相信,大韓民國不會使全世界熱愛自由和為爭取自由而奮鬥的人士失望。
 

【1983-08-08/聯合報/02版/第二版】
《社論》投向自由的意志是中共關不住的
--談一架中共米格廿一投向自由的意義
 
中共試飛飛行官孫天勤上校,於昨天下午駕駛一架米格二十一軍機由大連飛越黃海,飛向韓國投奔自由;由大韓民國空軍升空導引護送至漢城城南機場安全降落。消息傳來,舉國為之歡騰,這實在是令人非常興奮的佳訊。
 
米格二十一是中共空軍的主要機種,也是中共米格機投奔自由的最新機種,而這次駕機投奔自由的孫天勤上校,又是中共空軍投奔自由階級最高的一位,這些事實說明了一項非常可喜的趨勢,那就是中共空軍投奔自由的形勢,不祇是在不斷的伸展,也在不斷的升高,這就是中共必亡的一種形勢發展。
 
自從吳榮根義士駕駛米格十九飛往韓國,間接投奔自由、卓長仁等六義士奪機飛往韓國,堅決要求遣回台灣來以後,中共對於空軍飛行的限制,以及對空軍個人的控制,已到了無以復加的嚴密程度,但是,還是有孫天勤試飛官乘隙飛了出來。他所冒的險一定更大,也是中共空軍人員投奔自由意志的更堅強表現。這樣的堅強意志,是中共無法關得住的。只要中共暴政存在的一天,這種投奔自由的意志便會更堅強的發展下去。中共過去常說,形勢還比人強,這就是比中共暴政更強的形勢。
 
這形勢也說明了,鄧小平清算四人幫後,一方面把中共暴政的一切罪惡都推到四人幫身上,一方面企圖以「四個現代化」,來轉移大陸同胞的注意力,更以放寬私人經濟活動,來和緩大陸同胞的反共情緒;滿以為這樣的「退一步進二步」的修正主義行徑,可以挽救中共統治危機。殊不科正在中共無恥的撒謊:「形勢大好」的時際,卻發生了歷年軍階最高、機種最新的空軍投奔自由事件,這是大陸人民並不認同鄧小平政權的具體表示,中共暴政失盡民心,不再能欺騙大陸同胞的事實,由此而獲得有力證明。大家都知道,中共空軍是待遇最好的一群,而位居上校的空軍,更可以說在生活上已是養尊處優的了,而孫天勤上校竟是毅然放棄了這一切優越的權利,甘冒最大的危險,以最細密的、最大 的籌劃、最果敢的行動把握這千鈞一髮的機會,飛向自由;這反映出中共暴政的危機已成為與人民對立的危機,而不祇是制度本身所存在的危機了。
 
由吳榮根、卓長仁等六義士以及孫天勤的三次飛向韓國投奔自由的行動看來,我們可以指出兩項重大的意義:
 
第一是,他們都是嚮往台灣,目的要奔回自由祖國懷抱,而採取了先飛往航程最短的韓國,作為中途站的飛行計劃。換句話說,他們投奔自由的最初動機是飛來台灣,最終目的是奔回自由祖國懷抱。第二,他們心目中都堅信大韓民國是反共的政府,是中華民國的反共夥伴,因而,飛往韓國,他們一定可以獲得大韓民國的友好接待與協助,使他們終能達成飛往台灣,奔回自由祖國的志願。他們對大韓民國存有強烈的期望,也存有堅定的信心。
 
現在卓長仁等六義士仍拘留在韓國,而孫天勤義士又接踵而到了韓國,我政府則正在盡一切力量去爭取卓長仁等六義士回國,也迅速的採取了行動,與韓國政府接洽孫天勤義士投奔自由的事宜。我們深信,大韓民國政府與人民,必能在中共空軍及反共義士一而再,再而三飛往韓國,取道韓國投奔自由的行動中,認識到他們的動機、意願、期望與信心;由此而迅速結束卓長仁等六義士的司法審判程序,讓他們憑依自由意志返回台灣,也儘速的讓採天勤義士返回台灣。 
 
【1985-08-26/聯合報/03版/】
裡里上空盤旋兩圈突然迫降撞地反彈 投誠軍機俯臥渠岸現場封鎖警衛森嚴
本報駐漢城記者朱立熙廿五日電
 
裡里市,這個位在漢城南方約二百四十公里,只有廿十萬人口的小型加工出口區城市,二十四日成為國際新聞的焦點,一架中共「轟五型」軍機在這裡迫降,飛機上三十三歲的駕駛員蕭天潤宣佈要前往中華民國投奔自由。
 
而對裡里市新興洞新興村落中居住的三、四十家農戶而言,廿四日卻不是個好日子,因為一位他們殷實的好鄰居,四十四歲的農民裴奉煥在「轟五」飛機迫降途中,正在噴灑農藥的他不幸遭擊斃命。本報記者今天清晨駕車自漢城趕往裡里時,一方面看到的是森嚴的軍警陣容在封鎖軍機迫降毀損的現場,另一方面看到的是裴奉煥家族在素蠋花圈圍繞中為他舉行喪事的淒哀,隔著一百公尺的距離,偶爾傳來喪宅嚶嚶的低泣聲。
 
 
【1986-04-26/聯合報/02版/】
立委促速採外交途徑 早日接運陳寶忠回國  【台北訊】
 
吳賢二等委員指出,今年二月廿一日駕駛米格十九型戰鬥機投奔自由飛抵韓國的中共飛行員陳寶忠義士,滯留韓國已逾兩個月,迄無返國跡象,令人百思莫解。
我國駐韓大使薛毓麒曾在三月中旬表示,陳義士在一週內即可回國,言猶在耳,但在四月中旬,薛大使在立法院答復質詢時卻表示,陳寶忠回來之前,有許多情勢不能不顧到,有些事也不能明講。以此外交辭令搪塞,令人費解。
 
 
【1986-12-20/聯合報/01版/第一版】
鄭菜田義士昨天自韓返國
本報漢城-台北十九日綜合報導
 
今年十月廿四日駕駛米格十九機飛到南韓的中共飛行員鄭菜田,今天下午三時卅六分(漢城時間),由我方人員陪同,搭乘華航八二三次班機飛回台北,完成了他投奔自由的心願。
鄭菜田是中共海軍航空兵第五師第十五聯隊第一大隊的中隊長,現年廿六歲,出生於湖北武漢市。他利用巡邏飛行的機會,轉向飛到南韓的清州基地投奔自由。他在韓國滯留了五十六天。鄭菜田的駕機投奔自由,是自民國四十九年以來,第十次中共飛行員駕機投奔自由成功,也是駕駛殲六(米格十九)型機投奔自由的第四位。
 
【軍聞社空軍北部某基地十九日電】「盼了好久,我終於回到日夜嚮往的可愛袓國」,反共義士鄭菜田,今天下午安然返抵國門時,對在場迎接他的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說出盼望多年的心聲。
 
鄭菜田緊緊握住郝上將的手,神情激動,彷彿他鄉遇到親切大家長似的,禁不住熱淚盈眶,頻頻說道能回到自由袓國,實在是太好啦!太好啦!
 
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副參謀總長郭汝霖上將,今天下午專程前往空軍北部某基地,歡迎鄭義士返回自由祖國。郝總長除親切歡迎外,當場並將隨身所攜帶的將星錶,致贈給鄭義士,嘉許他以實際行動唾棄共產暴政決心。
 
 【1987-11-20/聯合報/01版/】
中共又一架米格19機來歸 【台北訊】
 
一架編號四○二○八號的中共空軍米格十九型戰鬥機,昨天成功地投奔自由,安全降落在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這架屬中共空軍四十九師,一百四十五團的米格十九型戰鬥機,是由該部隊中隊長劉志遠駕駛,昨天下午三時零四分自福建省龍溪空軍基地起飛,在反偵巡編隊飛行中,突然轉向,直飛台中。
 
劉志遠在台北舉行的公開記者會中表示:他是為了實現民族正義和民族責任而冒死投奔自由。他並且說:中國要實現自由、民主,只有統一在三民主義之下。今年廿八歲的劉志遠同時告訴未來要前往大陸探親的國人:在大陸期間,要深入瞭解實際情況,不要被大陸的表面宣傳所迷惑。
 

【1988-11-13/聯合晚報/09版/社會】
 張慶國龍貴雲 劫機被判刑 洛城大陸政治避難者抗議
 記者晉宗桓/洛杉磯報導
 
此間中國大陸同胞政治避難者美西協會十二日發表聲明,對國府司法機關將劫機投奔自由的張慶國、龍貴雲判刑表示抗議,並籲請國府立即釋放兩人。
聲明中並要求國府有關單位儘快無條件釋放張慶國、龍貴雲,恢復他們的名譽,褒獎他們冒死反共的精神。

【1989-05-24/聯合報/04版/大陸民主運動特別報導/四海迴響】
政府對北京民運態度 大陸旅美人士有話說: 指我政策「軟弱」「被動」「低姿態」!
「大同盟」秘書長黃昆輝表示,一個中國政策未變,可能部分情況受到誤解。
本報紐約廿三日電
 
中國大陸部份旅美的民運人士,嚴厲指責中華民國政府,對中國大陸民主運動採取袖手旁觀的冷淡態度並認為中華民國現行的大陸政策,是與中共妥協企圖自保的政策,必將危及台灣的長期利益。

【1989-09-07/聯合晚報/01版/要聞】
蔣文浩飛金門 '超低空'進場
 
【記者徐定心/台北報導】
軍方人士透露,昨天駕機投奔自由的中共米格機,是在「超低空」狀況下飛抵金門機場。
 
據指出,由中共空軍飛行員蔣文浩駕駛的米格機,昨天是在進行「特技飛行」科目時,將飛行高度下降為貼海的超低空朝東飛行,該機利用防空雷達的死角,不但避開了中共自己雷達的監控,同時也躲過我國空軍戰管雷達的搜索,最後幾乎是到了金門尚義機場上空「要落地時才被發現」。因此一位官員強調,有關外傳我空軍曾派機「引導」蔣文浩降落是不正確的。 


【1993-04-07/聯合報/06版/社會觀察】
《劫機案》 黃樹剛、劉保才想滅刑不容易
兩岸關係丕變 政府處理大陸劫機態度也隨著變
記者鍾沛東/台北報導
 
昨天以投奔自由理由劫機來台的大陸男子黃樹剛、劉保才,經警方移送法辦後,立即被檢察官收押,此與五年前以同一理由劫機來台的張慶國、龍貴雲,當時只被函送法辦的境遇迥然不同,顯示兩岸關係丕變後,政府處理大陸劫機態度也隨著轉變,未來黃、劉兩人面對審判時,想如張、龍兩人獲得輕判減刑的機會,並不是那麼容易。

【1993-07-20/聯合報/07版/社會新聞】
馬英九:劫機 不因政治動機免刑
視察桃園監獄 會見黃樹剛等 解釋民航法
記者潘欣中/桃園報導 

馬英九昨天視察桃園監獄時,順道會見目前仍羈押在看守所的黃樹剛、劉保才、張文龍。張文龍說,他在大陸收聽台灣的廣播,要大陸人民起義來歸,並沒有說劫機是「不對」的行為,他為了響應三民主義才劫機投奔來台,沒想到投奔自由卻失去自由。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