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4

最近看完了死亡筆記本,其實被吸引的是劇情,而不是劇情想陳述的意義;畢竟被賦予太多意義的電影,絕對不會有太多人想看。擁有死亡筆記本的人,大概都會想當上帝去審判別人;可惜的是,擁有者不是當上帝來審判人,其實只是當個死神。好像依稀記得是在易經上所談的吧,今年是豬年,十二生肖的最後一年,其實也是人接受審判的一年。所以,台灣近來不少的政商人物,一個一個上了審判台,一個接著一個進了法院,一個一個的所作所為都被攤開來檢驗。在東亞的大事,上個世紀的豬年大審判,大致是1911的中國辛亥革命,1946~1948的東京大審,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對岸正式代表中國等等吧。

死亡筆記本。我想擁有者,任何人都無法抗拒那個誘惑力,也無法逃避走火入魔的結局。只是,筆記本,當然現實不存在,或許就存在另一個世界或空間中。

而,一個人的結局會如何,並不是在可能已經被寫下名字的那本筆記本上,而是自己對人生與自己的態度與作為。

後記:

很久沒寫電影相關的文章,這次再寫,卻只是短短的幾句,或許是因為已經很久沒走進電影院,所擁有的DVD影片其實也不在身邊。再者,其實最賣座的電影,多半都是只有一兩個想傳達的核心價值,不會賦予太多的意義;人已經很煩忙了,何必去看電影還得花腦筋去想到底電影在表達什麼。

這幾年因為忙碌,也甚少去看很多人覺得很「藝術」又看不懂的影展。但是熱愛北野武、小津安二郎、Werner Herzog、Atom Egoyan、Rolf De Heer、Kieslowski、Lars von Trier等導演作品的我,還是依然不忘他們。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