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sep/25/today-o2.htm

馬英九政府「有選才舉,沒選就不舉」

選舉到了,馬英九又猛打國旗廣告,表示他捍衛國旗與主權。只是,台灣人對馬的印象並非如此。

馬英九早在擔任台北市長任內,就不斷打壓國旗。二○○一年亞洲女足賽因中國參賽沒收國旗;二○○五年多項賽事如汽車金卡那國際大獎賽、亞青杯柔道賽、世界溜冰賽等等也因中國參賽,馬市府拒絕國旗入場。

在馬英九擔任總統後,打壓國旗更「精彩一百」。二○○八年十一月,在陳雲林事件中,馬政府暴力鎮壓拿國旗群眾;十二月時,國旗也得迴避中國貓熊的登台秀。此外,我們絕不能忘記,從南投霧社國立仁愛高農退休的劉柏煙老先生,因痛心陳雲林來台、馬政府禁止人民拿國旗甚至折斷國旗,因此在十一月十一日以身殉道於台北自由廣場,並在二○○九年一月三日出殯。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lonely and you're never coming around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tired of listening to the sound of my tears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nervous that the best of all the years have gone by
Turnaround, Every now and then I get a
little bit terrified and then I see the look in your eyes
Turnaround bright eyes, Every now and
then I fall apart
Turnaround bright eyes, Every now and
then I fall apart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年代「台灣人」並不包括你們(許建榮)

蘋果日報20110908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653677/IssueID/20110908

昨日,李志德先生的《賽德克.巴萊 我方的歷史》一文,闡述了政治機器長期利用霧社事件做為中華國族精神的宣傳。其實,早在霧社事件發生時,霧社原住民也並不是台灣民族運動者眼中的「台灣人」。無論是日本學者若林正丈的台灣抗日民族主義四種分類:「與中國統一陣營」(祖國派、待機派)以及「與中國分離陣營」(台灣革命派、一島改良派),抑或是《想像的共同體》譯者吳叡人所分類的「自由主義合法民族運動派」、激進台灣民族解放路線的「台灣共產黨」與「民眾黨」等台灣民族主義運動者,這些民族主義運動菁英在當時根本不將「番人」劃歸在「台灣民族」(Taiwanese Nation)的論述中。直到霧社事件發生後,他們才意識到要將原住民與台灣民族主義抗日運動劃上連結。

以當時台灣民族主義運動言論大本營的《台灣新民報》為例,雖然報方言論抨擊日本的理番政策、批判使用毒瓦斯、要求台灣總督下台等等,但論述上是將「番人」視為非「台灣人」(Taiwanese National)的「異族」,而且文字論述也出現不少負面字眼藉以形容原住民;例如1930年11月8日的《台灣新民報》論述強調:「以原始人而抵抗持有文明利器的正式軍隊,又何異乎螳螂當車?其愚可憫,其勇不可及也。」

民族主義排除「番人」

matt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